广州蒲友论坛[佛山]广州桑拿网_广州夜蒲桑拿论坛交流

当前位置>广州桑拿 > 广州桑拿体验 >

月圆之夜,暴走元岗,京溪,米街,南大,九村路,洪湖路


这天难得有时间,约了机哥暴走广佛,准备看看广佛现在的状况。下午三点出发,第一站去了元岗,听说有新货到,但是去了没发现,还是那几个老面孔,不知道是有人在散布虚假信息还是没出来;第二站本来想去下京溪,但京溪就那几个货色,机投比XJ还多,就没去了,坐地铁直接去米街,米街就三四家开门了,没发现什么好货色,而且米街隔壁巷子停了几辆警车,听说是为了抓捕通缉犯,就是他们坏了我们的好事;第三站去了南大,南大这是我第三次去了,数量还是很多,从后门进入,开始几个又老又丑妆化得像个鬼,简直倒胃口。南大货色比较差,虽然来过三次,但一Q也没体验过,看到有两个还行,但还不足以打动我,出来的时候有一个人拍了我肩膀,一看原来碰到了同和—66,我还以为他是来南大找他老相好小敏的,原来是刚下班看到我跟我打招呼;时间还早六点多,找个地方坐下来;第四站去了洪湖路,洪湖路乌起码黑,路灯极少,机哥对洪湖路鬼妹比较感兴趣,走了一下就只发现路边做了三个,从摩的佬寇中得知,鬼妹在黄岐桥底,晚上十点以后出现,传说中的乌克兰鬼妹,也在这一带出没;第五站去了九村路,时间果然还早,都还没开门,去年一般是七点开门,自从YD之后九点才开门,这点对长途跋涉的狼友不利,时间太晚回去不方便;在九村路附近一家潮汕大排档体验一锅黄鳝,鲜虾粥,味道不敢恭维,味道比较重,我稍微体验点,机哥吃多了,结果肚子非常难受,后来我肚子也非常难受,跟中毒一样,这家砂锅粥不敢净!吃晚饭已经是八点多点,稍微逛了下,走到洪湖路去看看,结果发现两个还不错的货色,于是去玩了下。然后又回到九村路,有些还在吃饭,化妆,感觉发廊速度有点慢,都化了一个小时还没完,看到几个还是不错的;第六站去了漖表,漖表九点多慢慢多起来了,发现年轻的还是比较多,有一个还未成年,真是罪孽,但是有身材相貌俱佳的还是没看到;后来机哥还是比较喜欢九村路发廊那几个妹纸,于是去了发廊对面开了个双人房;休息到一点左右,又去瞎面玩了下,第二天回家不表。本次广佛之行,大概了解了现在的最新情况,对于机哥来说还是很有收货;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行万里路,不如票级无数,作为狼友的乐趣在于不断寻找、发现,而不在于嫖本身!月圆之夜,暴走元岗,京溪,米街,南大,九村路,洪湖路
这天难得有时间,约了机哥暴走广佛,准备看看广佛现在的状况。下午三点出发,第一站去了元岗,听说有新货到,但是去了没发现,还是那几个老面孔,不知道是有人在散布虚假信息还是没出来;第二站本来想去下京溪,但京溪就那几个货色,机投比XJ还多,就没去了,坐地铁直接去米街,米街就三四家开门了,没发现什么好货色,而且米街隔壁巷子停了几辆警车,听说是为了抓捕通缉犯,就是他们坏了我们的好事;第三站去了南大,南大这是我第三次去了,数量还是很多,从后门进入,开始几个又老又丑妆化得像个鬼,简直倒胃口。南大货色比较差,虽然来过三次,但一Q也没体验过,看到有两个还行,但还不足以打动我,出来的时候有一个人拍了我肩膀,一看原来碰到了同和—66,我还以为他是来南大找他老相好小敏的,原来是刚下班看到我跟我打招呼;时间还早六点多,找个地方坐下来;第四站去了洪湖路,洪湖路乌起码黑,路灯极少,机哥对洪湖路鬼妹比较感兴趣,走了一下就只发现路边做了三个,从摩的佬寇中得知,鬼妹在黄岐桥底,晚上十点以后出现,传说中的乌克兰鬼妹,也在这一带出没;第五站去了九村路,时间果然还早,都还没开门,去年一般是七点开门,自从YD之后九点才开门,这点对长途跋涉的狼友不利,时间太晚回去不方便;在九村路附近一家潮汕大排档体验一锅黄鳝,鲜虾粥,味道不敢恭维,味道比较重,我稍微体验点,机哥吃多了,结果肚子非常难受,后来我肚子也非常难受,跟中毒一样,这家砂锅粥不敢净!吃晚饭已经是八点多点,稍微逛了下,走到洪湖路去看看,结果发现两个还不错的货色,于是去玩了下。然后又回到九村路,有些还在吃饭,化妆,感觉发廊速度有点慢,都化了一个小时还没完,看到几个还是不错的;第六站去了漖表,漖表九点多慢慢多起来了,发现年轻的还是比较多,有一个还未成年,真是罪孽,但是有身材相貌俱佳的还是没看到;后来机哥还是比较喜欢九村路发廊那几个妹纸,于是去了发廊对面开了个双人房;休息到一点左右,又去瞎面玩了下,第二天回家不表。本次广佛之行,大概了解了现在的最新情况,对于机哥来说还是很有收货;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行万里路,不如票级无数,作为狼友的乐趣在于不断寻找、发现,而不在于嫖本身! (责任编辑:广州蒲友)